杂志虫 历史小说 横明 260 首支国家级投资基金
    “我有些不明白,同样是织布,咱们的还是羊毛作为原料,还能比棉花来的便宜?”

    刘青小声问着身边的另一个掌柜,张田余的一个本家,张琦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,刘老板,您问我,我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,但是听堂兄说过,他们的织布工坊都是方少爷和世子搞出来的新织机,据说啊,速度比一般的织机快上很多,一台顶的上过去八台!”

    张琦伸出拇指和食指,比一个八字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有些晃眼的手势,“八倍???啧啧,那真是太恐怖了。”刘青长吸一口凉气,感叹道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象不到,超过原来八倍的织机,会是什么样,难道是要一堆人围着伺候着一台机器?

    那样的话,倒是速度快,就是费些人力物力。

    刘青没有见识过技术改良,自然想象不到二十锭的纺纱机和飞梭织布机带来的效率。

    如果告诉他,不出一百年,能有机器只靠烧煤烧油,就能运转,效率比现在提高几十倍,只怕他会疯掉。

    当然想,现在不是畅想的时间。

    看着他在想着出神,张琦说到,“以后会有机会去参观工坊,等到这次事情过后,咱们也是一条船上的同伴,莫说是看工坊机器,就是在宣府建一个,都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在选宣府能建工坊?”

    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,刘青听到这句话,心里便记下。

    宣府作为大明边塞,是军屯重镇,极少有像样的产业。

    就连买卖,也是时好时坏。

    一旦边境紧张,买卖自然就不好做。

    只有边境和睦的时候,商队才能顺顺利利的进出草原,因此,他们家的买卖也很难能传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看起来,大明在辽东打了几个大胜仗,短时间内,应当会有不错的经商环境。

    但是即便如此,眼光也要看长远,若是能有几个工厂,自然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宣府尤其是张家口,背靠草原,离京师并不远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靠近原料产区,羊毛运送麻烦,重量轻并且疏松,运到京城就是个费力不好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并且,即便是土地也比京城便宜许多,不管是库房还是工坊用地,都要便宜。

    至于人力上,只要有点像样的工钱,招募工人还是方便的很。

    现在的宣府,哪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产业,只要他能说服方书安和世子在宣府建厂,怎么看都是个双赢的主意。

    不过,那样做的前提就是,真的能将技术转移出去。

    在刘青看来,织机原本就是个需要技术和人力的活计。

    现在又有新织机,更是一般人学不会的,还有保密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也都是摆在面前的难题。

    “难道,少爷他们就不怕技术外泄?”

    “外泄?那你的担心真是多余了,不说别的,水泥总知道吧,水泥有多重要,就不需要我说了。原本就是粘贴瓷砖用的东西,现在是整个大明最为重要的物资。那个是能一夜建好一座坚城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是让敌人知道水泥工艺,那还了得?就这样,水泥在抚顺那里都有工厂,所以,不用担心。上头早就有对应的手段,怕泄密的事情,都会向工坊里派遣锦衣卫甚至是东厂的密探。四周的守卫,比一般的要塞还要安全,想要混进去一只耗子都困难,更不要说偷走技术!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格?那看来泄密是不需要担心的。但是,是否要投入很多钱财?若是不够,那还建不好工坊了……”

    刘青担心的问题很多,一个接着一个提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也不是问题。先不说,方少爷和我家堂兄他们根本就不缺钱,就说朝廷的国债你知道吧。由于朝廷在抚顺钢铁制造局和水泥工坊上边占了大便宜,所以户部那些鸡贼的官员,已经盯上了少爷他们的工厂。只要户部认为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产业,他们就会想办法插一杠子,投进来不少钱财。”

    “户部竟然会来投钱?”刘青惊讶的无以复加!

    什么时候,官家的钱也来参与民间的项目了?

    “还不都是阁老的面子,方少爷的买卖,可有过一项赔了的?咱们这次,户部那些人一找阁老哭穷,他老人家就给少爷传话,一来二去,可不就成了么。不过啊,方少爷毕竟是方少爷,和那些人说好了。他们可以投钱进来,但是初期不能插手和参与管理,等到后期差不多了,才能进来。”

    方书安也想不到,他发起的战争债券竟然会成为世界上第一支国家级投资基金,当然了,现在这一支基金主要的目标就是跟在方书安后边吃肉。

    水泥厂和钢铁制造局,已经成功的插手进来,创造的效益远远超出支付的利息。

    京城的煤炭和铁炉产业,他们也在进行谈判,合适时候也会进入。

    刚开始,方书安其实有些排斥,但是稍微思考,他便十分干脆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由于他们要干的事情实在是太多,需要的资金量也在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初期还好,都是些小项目或者是轻资产项目,一旦进入到大项目或者是重资产项目时候,有个户部债券这样基金站在背后,确实能给他们提供弹药。

    比如此次屯羊毛,就是因为占用了大量资金,导致后续其他项目难以展开,连建设学院的进度都被拖下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钢铁制造局和水泥厂上,他们象征性的出让些名义上的干股,拿到些回报,才能让现在有更多的资金弹药准备到和绸缎商们的商战中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压缩饼这样的现金牛也会出让部分,到了秋天,煤炭和铁炉也会卷土重来,到时候,又能回笼些许资金。

    下一步的发展计划就能更加方便的展开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,羊毛以及呢绒产业他们还没有表态,无非也就是在观望,看看呢绒这个东西,究竟是不是值得他们来投入。

    只要有价值,他们依然会进来。

    如果绸缎商赢了,那么呢绒工坊的估值也能大大降低,对于户部来说,是个好事情。

    即便是绸缎商是输了,价格提升,也不是坏事,至少说明投资是一件值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其他的原因在影响着户部的决策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面临着降水量巨大的夏日,应对水涝灾害,也是他们手里必须要掌控机动钱财的目的之一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呢绒降价的冲击,对于棉布来说是巨大的……

    论起品质,棉布实在是不够看。

    何况,低价呢绒还有着不菲的让利,虽然减少经纬线密度,但是透气性的增加,反而让它变得能在夏日里做成衣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司礼监  NBA万界主教  隋唐君子演义  扶蜀  宋朝探花郎  武道凌天  大唐如意郎  漫威世界混日子  抗战之超级武器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