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志虫 仙侠修真 召唤大佬 第一百三十五章林溪很慌(求订阅)
    她来了!

    她来了!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很不经意。

    但是从她那看似普通,实则精心挑选的一席白衣,那素雅却又不失魅力的发饰,周身携带的馨香,还有以渡劫大宗师的能力,悄然引导塑造的环境氛围来看···此女必定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林溪已经做到了十二万分的防御准备。

    面对林溪那‘灼热’的视线,李扶摇面颊上飞过一丝绯红。

    从容的步伐,也不知为何,多了几分别扭。

    “好巧啊!”李扶摇看着林溪,然后没话找话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溪愣了愣,然后说道:“不巧吧!我都在这坐了一宿了。”

    必须要承认,林溪还没有做好和李扶摇深入交流的准备。

    毕竟,有些东西是骗不了人的。

    如果林溪连床戏都能演的那么逼真,那就太不合理了。

    在林溪心中,真正的影帝,一直都是雷神锦江,还有西门立文···。

    李扶摇眼神一冷,脸上闪过一丝凶光。

    却又想到了点什么,迅速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然后伴着林溪,坐在了孤高的山崖之上。

    脚下是浮云万丈。

    茫茫渺渺之间,似乎可以那黑暗里的一切,都在脚下翻涌、蒸腾、宣泄、堆积。

    远处的灯火,若隐若现的闪烁着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火光,在两人脸上,摇晃着光影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两千年前,在钓龙台么?那一晚的景色,和今晚很像。”李扶摇捋了捋长发,将头上的发饰摘下来,任由满头的长发,在风中飞舞。

    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,却渲染了她的成熟,深邃的眸子里,记载着无穷的故事。

    林溪翻看着楚凌霄的记忆。

    幸好···那一晚的记忆,没有什么是不能写的。

    “记得!风很大,月很圆,还有···你很美!”林溪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就后悔了!

    噢!这该死的,无处安放的,撩妹本能。

    李扶摇低头浅笑,一个骄傲的女人,低头的瞬间,最是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吹了一首曲子给我听,你还记得···是什么曲子吗?”李扶摇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林溪原本不记得,不过翻看了记忆后,就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首曲子,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它有着某些不可细说的隐喻。

    当时的李扶摇,听完曲子后,就羞涩的踏云离开了。

    但是今晚···林溪不知道,躲不躲的掉。

    毕竟女人十八岁的时候和二十八岁的时候,面对有些事情,完全是两种态度。

    而一个女人如果有两千多岁了,那么···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新得了一首曲子,不如吹给你听吧!”林溪没有接住话茬,而是往别处引导道。

    说罢之后,取出了一管长萧。

    楚凌霄的记忆里,有着‘吹箫’这项技能。

    事实上,楚凌霄会的很多,琴诗书画,样样都能拿得出来,毕竟两千多年的老修士,有些技能,也都是一学就会,稍加功夫,便可精进。

    长萧放在嘴边,林溪缓缓的运转真元。

    幽远、空灵却又充满了荒凉和寂寞的萧声,在黑夜里蔓延。

    李扶摇听着萧声,眼神看向远方,似乎也进入了某种深思。

    “天下英雄出我辈,一入红尘岁月催···。”林溪放下了长萧,随后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他似乎是有感而发。

    却是想要将今夜的气氛,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扭转。

    李扶摇却将脑袋,缓缓的靠在了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千古修行唯寂寞,不如人间十年欢。”李扶摇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林溪看向李扶摇。

    李扶摇说道:“我的千年劫···也快了!我不知道能不能渡过去。”

    林溪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渡劫大宗师的千年一劫,并非在只有天灾,亦有人祸。

    就像这一次,来自诸多门派的围攻和截杀。

    其实也可以看作是楚凌霄千年劫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天发杀机,自会牵引命数,将有些灾祸引爆。

    外人即便是想要帮忙,其实也往往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曾经也有渡劫大宗师,交游广阔,并且人缘极佳。

    渡劫之时,有五六位同阶修士帮忙护道。

    然而,终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依旧陨落在了劫难中。

    “抱着我,好吗?”李扶摇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声音,带着一丝柔弱,又有许多刚强。

    但是林溪,却分明听到了委婉的哀求味道。

    林溪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女大三,抱金砖,女大三十送江山,女大三百送金丹,女大两千呢?送什么?

    林溪此时的思维很开阔。

    手却不自觉的,放在了李扶摇的肩头。

    气氛正在逐渐暧昧。

    猛然间,一道迅音传来,一柄短小的飞剑,落在了林溪的身旁。

    同时,一道青光里,从那短小的飞剑上,折射出了一段文字。

    李扶摇的气息,正在变得冰冷。

    “大河剑宗···真的是该死!”李扶摇咬着牙,冷哼道。

    林溪的表情,也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羊群成群结队,并不值得惧怕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们选择牺牲一些什么,请来狮子的时候,就不得不重视了。

    林溪分别灭掉了雪山派和狂沙派。

    给很多心中不安的人,带来了强烈的刺激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花费巨大的代价,请出了如今青宵界唯一渡过三次千年劫的渡劫大宗师出手,邀请林溪,于七日后在终灭谷一战。

    同时为了避免林溪避而不战。

    这群人集结了大量的资源,准备放出风声。

    如果七日后,林溪未至,那么将会有大量的暗花悬赏,专门针对摩天崖麾下所属和玉昆宫所属修士。

    奈何不了渡劫大宗师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低阶修士,面对悬赏暗花,必然难敌。

    “果然,做的太过火了,还是会有反噬。如果我的手段,没有那么残酷,只怕还不能逼迫这些人,下定这样的决心。骨魔金奂之可不是什么善类,要请他出手对付我,那代价一定极为惊人。”林溪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重新恢复摩天崖的势力,甚至对势力进行扩张,对他接下来的计划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能容忍,有一股力量,制约他发展势力。

    大河剑宗发来的这封剑信里的内容,意外的戳中了林溪现在的软肋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答应!骨魔金奂之,是青宵界最古老的渡劫大宗师,强大且神秘,一直没有人弄清他的全部底牌。终灭谷是上古战场,曾经是仙庭两大帝君的决战之地,掩埋着许多上古修士的尸骨。此地决战,对你有大不利。“李扶摇对林溪说道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三世独尊  透视小毒医  东厂恩仇记  洪荒之神棍开山祖  胜天传奇  穿越寻侠记  逆行神话  华山武圣  洪荒斗战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