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志虫 玄幻小说 神魔书 第四百九十章 乔的觉悟
    大队人马行进在大沼泽街。
    特制的囚车里,费迪南换了一身干净、整洁,配得上他身份的猩红色贵族长袍,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喝着酒。
    四名海德拉秘卫坐在囚车里陪伴,同时也是监视他。
    费迪南对这些秘卫视若无睹,他只是眯着眼,透过车窗,看着骑着小白行进在队伍中的乔。
    “啊,必须要说,这小胖子,比我那几个该死的孙子更顺眼,不是么?”
    秘卫们面无表情的看着费迪南,好似没听到他的话。
    费迪南耸耸肩膀,低声嘟囔着。
    “好吧,腓烈特是个志大才疏,缺少决断力的蠢货。”
    “以撒是个野心勃勃,同时不择手段、强硬偏执的蠢货。”
    “马凯是一团烂泥,一条阴沟里的老鼠,他就算坐上皇位,也活不过半个月。”
    “马格南,鬼鬼祟祟的小杂碎,他的母亲,那个冰海王国的小婊子,我一直讨厌她……这个小杂碎,身上充满了冰海王国王室特有的虚伪气息,一根小搅屎棍,就和冰海王国一样。”
    “他有点手段,但是成不了事,我知道的,他成不了事。”
    “至于说……那个该死的玛格,哈,看上去乖巧顺服的,在第二工业大学教书的玛格讲师……这家伙,如果我现在坐在皇位上,我会下令,把他和他的父亲,直接干掉。”
    “该死的穆忒丝忒啊,不盘算还好,怎么认真一盘算,我的儿孙们,就没有一个好东西?”
    秘卫们低下头,一个个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己的脚尖,好似上面马上就能开出一朵花。
    “反而是这个小胖子……好吧,我喜欢他的脾气。”
    “平日里倒也温顺温和,但是一旦发怒,同样果断、狠辣,同时也不缺少公平正义之心,能够为了一个波图塞女人,硬扛威纶、马格南和他们的那群小狐朋、小狗友。”
    “真可惜,这是别人家的儿子。”
    费迪南絮絮叨叨的嘟囔着:“如果,他能够娶了格蕾,那么……让格蕾登上皇位,似乎比以撒、腓烈特、马凯、马格南他们,都要合适得多。”
    “尤其是,乔的家族根底浅薄……这样就不用担心外戚干涉帝国内政。你们觉得呢?”
    费迪南一贯浑浊的眸子,此刻变得无比的清亮。
    他目光深邃的看着车厢里的海德拉秘卫们:“我今天说的话,你们去汇报给我的父亲……”
    “萨利安,康拉德,以撒,腓烈特……他们的妻子,身后的家族势力都太强了一些。我一直以为,这不好,这非常的不好。十八年前的事情……”
    一名海德拉秘卫终于抬起头来,他轻咳了一声。
    费迪南耸了耸肩膀,摊开双手:“好吧,好吧,我什么都不说……我,还是继续做一个浑浑噩噩的混蛋皇储吧。”
    微微顿了顿,费迪南脸上,瞬间充满了诡异的笑容:“四位对帝国忠心耿耿,没错,一定是这样……而且,身为海德拉秘卫,你们的薪水,很高,非常高,你们每年的薪水和津贴,比帝国中将都要高出一大截。”
    “那么,你们能否,给我借一点点……微不足道的小款子?”
    秘卫们的脸皱成了一团,他们同时低下头,继续目不斜视的,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脚尖。
    费迪南叹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:“好吧,小气的家伙们。”
    舔了舔嘴唇,费迪南看向了骑在小白背上的乔:“这小子,胆可真肥,拿着我做诱饵么?他就不怕,钓上来的鱼太大、太凶,把我这鱼饵一口吞下去?”
    一名秘卫抬起头来,他目光凝实而坚定的看着费迪南:“殿下,这里是海德拉堡!”
    费迪南耸了耸肩膀,怪腔怪调的学着那秘卫的话:“殿下,这里是海德拉堡……哦,哦,这里是海德拉堡……那又怎么样?昨天还不是被人搅得一团糟?哈,这里是海德拉堡!”
    费迪南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:“我很期待,我的母亲陛下,她准备怎么收场?还有,萨利安和康拉德这两个小兔崽子,他们会怎么做?”
    “难道,帝国要学卢西亚人,举债度日么?”费迪南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:“那可真是,太棒了……举债度日,然后被人年底催债的好日子,同为皇室成员,大家要同甘共苦嘛。”
    乔骑着小白,随着队伍快速前进。
    他圆润、白皙、带着宝珠一般润泽宝光的脸蛋上,充满了平日里没有的肃毅。
    拉普拉希尖尖细细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回荡:“很奇怪,你似乎发生了一些古怪的变化……绯红哦,为了这些渺小的人类,你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?”
    “当然。”乔喃喃自语:“渺小的人类?这话我不敢苟同。”
    “唔,变化?当然,或许是……”乔轻声道:“只是,你也看到了,拉普拉希,那些倒霉的,被误伤的市民;那些可怜的,被变异的市民;那些悲惨的,被当做祭品的市民。”
    “好吧,其实我没有太多泛滥的同情心。”
    “昨天,我已经尽了我的全力,做到了我所能做到的极致……起码,因为我的努力,那一场可怕的灾难,被提前终止了,我感到很骄傲,我觉得,我蛮伟大的。”
    “我甚至觉得我是一个大人物,我被赋予重任,让我去保护、软禁我们的皇储殿下。”
    “然而,一大早的,不断有人上门,不断有人上门,他们丝毫不顾忌费迪南殿下的身份,丝毫不顾及阿波菲斯宫和皇室无关,而是我威图家在帝都的驻地。”
    “他们上门,然后采用了各种手段,想要从费迪南殿下这里找到突破口。”
    “我能预感到,一个大事件正在逼近,而我,不幸处于这个大事件的核心漩涡中……那些人,他们不会顾及任何事情,不会顾忌任何事情,他们为了实现目的,会不惜一切手段。”
    “为了他们的目标,他们可以将整个海德拉堡作为祭品。”
    “那么,为了他们的目标,小小的威图家族,也会被他们当做牺牲品,随手碾灭掉。”
    “如果是我一个人,我不会生气,我会尽力的反抗。”
    “但是,不仅仅是我一个人,黑森,戈尔金,蒂法,薇玛,司耿斯先生,牙叔叔,还有这么多追随家族这么多年的老混蛋们……所以,我生气了。”
    “借助帝国的力量,谁敢伸爪子,我就干掉谁。”
    “我懒得等待他们出手,我会主动的,更加主动,更加积极,甚至比他们更加疯狂,更加不择手段的出手……干掉他们。”
    “鬼脸大叔对我说过,这叫做先发制人……我以前无法理解他对我说过的那些东陆的故事,里面那些有点弯弯绕的思想。但是现在我懂了,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,为了保护自己重视的人和物,先发制人,不择手段,这是合情合理的事情。”
    乔咬着牙,他的瞳孔里,闪烁着绯红色的幽光,他的整个眼白,都镀上了一层红色。
    他咬着牙,低声的嘟囔道:“啊,我的琥珀厅,那几块琥珀板,很昂贵的……那家伙,居然把自己的血泼在了上面……我要把他后台老板的骨髓都榨出油来,他们必须给我足够的赔偿……然后,我要让他们下辈子,都不敢在我的面前放肆!”
    拉普拉希半天没吭声。
    过了好久,他才喃喃道:“啊,赞美……这正是我缺乏的东西。乔,你的心理,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改变,就是因为有人登门讨债么?啊,真是……有趣……我必须,好好的琢磨琢磨这里面的道理。”
    “绯红哦,以你的阶位,如你这般的存在,你会因为这些渺小的可怜的人类的一些对你构不成任何伤害的行为,对你的思维、对你的行为、对你的意识造成如此巨大的改变……真是有趣……值得我,好好的思索思索……”
    “呃,顺便问一句,你需要购买一些有趣的知识么?”
    “帮我找回那些军费军资的知识?”乔微笑:“当然,我会购买的,但是,我起码想要把我在这次骚乱中的损失找回来,再额外找一笔采购的费用嘛!”
    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顺着大街向前行进,他们的第一个目标,悍然就是阿莫里先生的后台老板,流亡的波特兰大公的官邸。
    那是海德拉宫区西南角,一栋极其奢华的宫殿式建筑。
    虽然这座官邸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主楼的规模,都远远无法和海德拉宫、阿波菲斯宫这样的真正的宫殿相比,但是波特兰大公这座占地十余亩的官邸,在海德拉堡也是出了名的顶级豪宅。
    大队人马继续行进,突然,路边传来了呼喊声:“乔,乔,看这边……啊,见到你平安无事,这就太好了!”
    乔猛地转过头去,他就看到,在大道的路边,裹着一件粗布斗篷的玛丽老太太,正拎着一个硕大的竹篮子,朝着他不断挥手。
    玛丽老太太满脸笑容,显然心情极好。
    特制的囚车里,费迪南也听到了玛丽老太太的声音。
    他下意识的凑到了车窗旁,随意的朝着路边瞥了一眼……然后,他就好似见鬼一样跳了起来,脑袋重重的撞在了车厢的顶棚上,硬生生将合金铸造的顶棚撞出了一个半寸深的凹陷。
    “仁慈的穆忒丝忒啊……这死胖子,怎么会认识……我的妈妈呀!”
    “这简直……我在做梦么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造物主之我培植了怪兽文明  观里有真修  联盟窃取大师  最强神鬼阎罗  我有一座江湖  从无限推演暴击世界 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  斗罗之开局极限斗罗  地府签到三万年,我举世皆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