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真是。”白茵苒“咔嚓”两下咬下最后两口梨肉,精准把果核抛入不远处放废物的篮子后,便又道,“皇后有孕,正宫的位子就坐稳了。而这一子,中间虽遇到了不少波折,但也总算是顺利诞下。

    “孩子诞下之后,双方的差距便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沈澜熙想了想,猜测道:“晋阳王不如陛下聪慧?”

    “还不如陛下努力!”白茵苒补充道。

    但话落,她又改了口:“其实也不能这么说,听说最早几年,晋阳王在尤太妃的督促下,还是很努力的。但后来嘛…

    “估计是实在赶不上,又逐渐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了眼睛,索性就自暴自弃,做起了纨绔。”

    “追不上就放弃了?这么草率?”沈澜熙扬眉。

    晋阳王本人想不想追逐不好说,但是尤家上下,哪儿会允许他轻易放弃?他那时,几乎可以说是尤家的希望了吧?

    只要他能出彩,尤家便可能翻身把董家踩下去。

    这绝无仅有的机会…

    “因为陛下直接被先帝立做太子了嘛。”白茵苒耸耸肩,摊手,“太子之位已定,他们如果再想争,就得弄出点废太子的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”沈澜熙了然。

    废太子的事,说来只是一场设计,但实际上,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赌命大业。

    册立太子,是为了稳固江山、安定民心,是为大琮打下了一根稳定的地基。

    要想把这根地基打断,可不是件容易事儿。

    而且,凭先帝那早早册立太子的行为来看,皇帝本人,还是更偏向于正统嫡系继承这份祖宗基业的。

    皇帝的心思中规中矩,太子的自身也是个能堪大任的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尤家弄件稍普通些的大事出来,恐怕还达不到废太子的目的。

    毕竟,众望所归的人,总是能被给予更多宽恕。

    这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“太子已定,大局已定,尤家那边就算再不甘心,也没办法了吧。”白茵苒压压嘴角,轻声道,“若是让晋阳王玩儿下去,长大了还能保命,若是一直不松口,那新帝登基清理时…啧。”

    她虽没把最后的结果说出来,但话已至此,是个人都能领悟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尤家与晋阳王这个插曲说过,白茵苒又自发把话题拉回了原处:“其实,在册立太子之前,也就是陛下小时候,太后对陛下还是挺护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十月怀胎,在无数明枪暗箭中诞下的孩子,有爱护之心,挺正常的。”沈澜熙点头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稍一顿,又不解问道:“但后来怎么变成这样了?就因为立场不同?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太清楚了…”白茵苒挠挠脸,一边仔细搜寻记忆,一边犹犹豫豫道,“听说是太子每日都有专人教导,与生母相处不多,就渐渐生疏了。再加上董家与皇族利益上的冲突…”

    “唔…”沈澜熙蹙了蹙眉,勉强接受了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虽然她总感觉这理由不太对劲,但总算,还可以理解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反派都喜欢我  轮回乐园那一只蚊子  苏晓轮回乐园  苏青关暮深  情深不负,总裁老公太霸道苏青关暮深木槿花开1980  我竟然成了大师兄  莫名开始拯救世界  最佳女婿林羽江颜完整版  最佳女婿林羽江颜全文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