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志虫 都市小说 掉马后兄弟们都对我下手了[穿越] 第64章 盛大的皇家盛宴
    与此同时,离孔国距离无穷远的一个不起眼的帐篷里,躺着的清秀少年,眼皮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师南陷入了又一次梦里。

    之前他做过两次梦,对毫无征兆的梦境有所准备,却也没想到,最后这场梦,前所未有的长,也前所未有的清晰。

    他梦见梦境主人与乳名波波的狗崽子,关系越来越亲近,梦见“他”带着狗崽子介绍给了老伯。

    老伯很喜欢狗崽子,与“他”偶尔的恶趣味不同,老伯纯然是长辈的形象,会循循善诱地教崽子识字,会纠正崽子不恰当的习惯,会大声呵斥让“他”不准戏弄崽子。

    与寻常慈爱的长辈无异。

    但师南就是知道,老伯和“他”,没有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每逢“他”挨骂,先前还算乖巧的崽子,就瞪着圆圆的眼睛,挡在老伯面前,“不要你凶他!”

    老伯哭笑不得,“没良心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他”就躲在狗崽子身后,幸灾乐祸地笑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,其乐融融,一起度过了许多岁月,唯一不和谐的是,狗崽子从不肯说自己的娘亲是谁。

    “他”问了几次,就不再问,只对崽子更上心,用自己的方式关心他。

    梦境带着师南,快速而完整地看了无数画面,最后定格在一个小小的情景里。

    那是座白玉色的长桥,桥下波光粼粼,有红色的锦鲤来回穿梭,四周俱是黑幕,像是无声的警告——警告他不要四处张望,要牢牢的,死死的,记住这一刻。

    “他”一身白衣,背着手,立在桥上。

    狗崽子长高了,高度齐平到“他”的肩膀,穿着干净齐整的衣服,被“他”牵住,乖巧地听“他”说话。

    “明天晚上到这里来,我要送你世间最美的礼物。”高点的人影低头道。

    狗崽子眼中映出点点亮光,用力点头:“嗯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梦境自此终止在两人的对视一笑,缓缓湮灭散开。

    师南的手深深掐进被子里,骨节发白,过了很久,才从这场极为好费心神的梦里,怔怔醒来。

    他失神地看着上面,冷汗浸湿了后背,梦境里的一切都很美好,为什么,为什么他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手不由自主地捂紧了心口,他佝偻着,像熟透的虾子躬起了身,巨大的哀伤涌上心头,几乎冲垮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师南溺水似的喘了几声,蓦地坐起来,睁大了眼。

    直到听见外面有人走动的声音,他才渐渐恢复了许多。

    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,师南再也不能简单的,把这个梦境当做幻想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,迫切的历练,迫切的想要化成人形,似乎一切的准备,都是为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必须要找到它。

    最后的梦境,那座桥......师南见过。

    就在,孔国的皇宫。

    想到孔国,就想起了无数张的人脸,不知不觉,他与孔国的人和事,已经有了那么多羁绊。

    那种强烈的,想要回到孔国的迫切感,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他,师南从未如此想要的做成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阿主,该出发了。”收服的奴隶恭敬道。

    师南应了声,走出敞篷,在奴隶困惑的眼神下抬头,遥遥望着孔国的方向,感受着皮肤下这一年勤练不缀的内力流淌。

    我一定会回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又过了一年,孔国自击败西武国后,再无战事,凭着强盛兵力的威慑,震慑了一众肖小,隐隐有第一大国的趋势。

    国内安居乐业,百姓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小,吃的好了,穿的暖了,自然在精神层面的追求更高了。

    譬如,讨论八卦。

    八卦一词,本是指阴阳之道,延伸出的八卦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起,有好事的人,认为讨论男女之间的恩怨情仇,正是阴与阳的交错,将八卦赋予了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听说了没?咱们孔国第一美男子被人甩了,大怒,朝也不上,兵也不带,常年累月的就派兵搜捕负心人,到现在也没找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美男子?谁?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从哪个乡旮旯蹦出来的,很早就封了,两年前江阴王的画像留出,见过的人都赞不绝口,称江阴王是孔国容貌最俊美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画像在哪?”

    “晚咯,市面上找不到了,还好我当年看过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脸上遮不住的炫耀之色,被人逼问江阴王究竟长什么模样,形容了半天,没读过多少书,词汇贫瘠,最后只憋出了句话:“天仙,就是天仙一样的人!”

    听的人嗐了一声,“你这不白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么俊美的人,还会被人甩?那人得长什么模样。”这人感叹道。

    最初说话的人嘿嘿一笑,神不知鬼不觉的掏出本册子,“江阴秘事,看不看?江阴王与负心人的恩怨情仇,甚至姿势解锁,尽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那人:“......”原来在这等着。

    本欲甩手就走,奈何心里百爪挠心,最后不情不愿地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八卦的主人公,此时正坐镇在江阴王府中,揭开盖子,吹开面上的茶氲,热气模糊了眉眼,道:“最近还是没有消息?”

    卫四站在躺椅一侧,回道:“没有,近七日,瞳色异常之人无,性情大变之人有三人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人受到亲人离世,性情大变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人为了躲避读书,装疯卖傻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人为同胞兄弟,谋财害命顶替原主,三人全部承认了事实,无一异常。”

    司景明神色恹恹,“无趣,继续找。”

    这时,脸上沟壑又多了几条的曾管家走了进来,忧心忡忡地道:“宫里传来消息,半月后,会举办盛大的宴席,为庆祝击败西武的第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宫里派人来邀请王爷出席,王爷可想去?”

    司景明下意识就要拒绝,话都到了嘴边,又忽的想起件事,“许久没去看望兄长了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就是要去了。

    曾管家虽觉得这是场鸿门宴,也知说不动他,只能道:“我马上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司景明轻轻摩挲手中的杯子,不甚在意地挥手,抿了几口热茶,才对卫四道:“继续找,安排更多人手。”

    卫四应下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皇宫内,御书房。

    皇上穿着明黄的龙袍,坐在书案内侧,态度温和地对行礼的席远道:“贤侄,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席远依旧行完了礼,起身道:“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席家世家忠君,无论在外是什么样,只要对上效忠的皇帝,席远一身的轻浮狂妄收敛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半月后的宴席,西武国新任储君也会前来拜访,江阴王也会出席。”皇上笑了笑,语气少见的带了丝戏谑,“到时宫内的安稳,还需大将军维持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熟稔的玩笑,席远抬头,正好看见皇上眼中的新任和欣赏,郑重承诺:“请皇上放心,臣必当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大步出了御书房,席远照例招来手下的将士,日常询问:“江阴王找的人,可有进展?”

    将士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席远凤眸微眯,“继续跟紧,有消息立马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将士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离孔国近千里的路上,杳无人烟,约莫数百人的车队缓缓行驶,阵型以翼形散开,无形护住最中心的马车。

    勾画着异域风格的图案的帘子,被人从内掀开,探出个眉深目阔,极为英俊的脸来,“蛮奴,还有多少路程?”

    被叫做蛮奴的人骑马靠近,“世子,大约十日能到孔国边界。”

    如今已是西武国下一任继承人的霍斯年,形貌比之从孔国狼狈离开时,已经长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与孔国流行的美君子相貌不同,他有结实却不粗犷的臂膀,内含暗劲的肌肉纹理,还有矫健如猎豹的长腿。

    璀璨似寒星的双眸,望着将去的方向,泛上了淡淡的哀愁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了那个人,那个死在他手上的人。

    霍斯年出了会神,放下了手,帘子随风搭在车门上,盖住了他的身影。隐没在帘子后的黑眸,只剩下勃勃野心。

    此去困难重重,必有波折,必须提高警惕,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顺道......见见他恨之入骨的人。

    江阴王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十日后,郁京城门处,进来一个打扮怪异的人。

    这人身形高挑,气质不凡,戴着黑色的帷幕,影影绰绰,只能看见隐约的轮廓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必能吸引大部分百姓的视线。

    然而近日皇家盛大的宴席在即,无数大国小国络绎不绝的有人前来,什么奇怪的装扮都有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这人还算普通。

    这人也古怪,进了城,哪儿也不去,就四处闲逛着,走了没几处,突然停下,拦在闲聊的几个女子身前,缓缓撩起了一半的帷幕,露出双漂亮的眼,带着笑意道:“冒昧打断一下,请问姑娘们适才谈论的,皇宫盛宴一事,可否详细说说?”

    瓷白的面容上,映着的那双眼眸美丽非常,垂下眼帘看下来时,让人产生唯一的被珍惜的错觉。

    像是很少开口说话,语调有些不自然的放缓,反而带了微微的缱绻之意,一字一句,像是含在舌尖一样。

    娇美的小娘子们,集体失了声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从反派富二代开始崛起 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 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 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  兵甲狂潮  不朽神皇 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风华  摊牌了我就是隐形富豪  开局抓到一瓶成神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