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深人静,艾府乱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只因备受宠爱的小公子艾元明,在新婚之夜被新娘子重伤,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因为伤重,没敢移走艾元明,大夫们围在床前忙个不停,额上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本该洞房花烛夜的新房里,气氛凝住。

    还能站着的几个家仆,青紫着脸,一副撞了鬼的表情,给艾太尉夫妇叙述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爷,那新娘子邪门的很,长得很艳丽,柔柔弱弱的,结果一边哭着一边下手狠绝,我们实在打不过,让她给......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被打得偏过头去,脸更肿了,却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废物,人都抓错了,”素日在朝堂上端着笑脸的艾太尉,此时气得胡子都立了起来,“李家的女儿相貌清秀,根本不是这个人!”

    旁边眼睛红肿的妇人恨恨道:“我儿要是出了问题,你们一个都别想活。”

    家仆们以头撞地,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这时,艾府的管家突然闯了进来,大喊:“老爷!”

    艾太尉见到心爱的小儿子成了这副模样,心里刀割似的难受,转头见管家一副惊骇莫名的表情,神色不愉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江......江......”管家哆嗦了半天,翻来覆去重复那一个字,听得艾太尉起了火气,“姜什么姜,说不清楚就滚!别碍了我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半开的门被人踹开,门板哐当碎成了几大块,吓得大夫们手下一抖。

    艾太尉勃然大怒:“谁?”

    带着面具的司景明幽幽地出现在他面前,哑声道:“抢来的新娘子在哪?”

    艾太尉的怒火仿佛被冰水扑灭,浑身冰凉,“江阴王.......”

    司景明逼近,一字一顿问道:“他在哪?”

    与英郡王做了以酒肆信号为见面的约定后,他在原地站了许久,直到背后的酒肆快要打烊,他才动。

    第一件事情,就是买下了那家环境并不算好的酒肆,为了保持原样,还继续雇用了以前的伙计。

    伙计装了很多壶酒,用红绳系住壶口,放在特别显眼的位置,一手就能拿到。

    这样就算那个人只是路过,看见这么多红带子系住的酒壶,也会生出想法——不如见个面吧。

    独自回到江阴王府后,总是在失去的司景明坐立不安,又开始担心,他到底在做什么事情,会不会有危险,为何扮做女子逃出莳香馆。

    心里那种想要掌控一切的不安感,几次让他忍不住出门找他,又怕他知道了生气。

    最后司景明向自己妥协了——我就远远地望着他,不干扰他,他不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于是派了人,查探阿南走后的动向。

    结果打听到了这么个结果,被艾府的人抓走了。

    充满灰色气息的黑眸,从战战兢兢的艾太尉身上移走,落在房内唯一的床上......像是激烈的发生过什么的凌乱床榻,垂落在床沿边上的金链子,还有那口敞开的,散乱着各种道具的箱子。

    脑中名为理智的一根弦,骤然崩掉。

    “我连一句重话都不舍得,”司景明红着眼,看向昏迷中的艾元明,“你竟敢碰他——”

    妇人的凄叫声,艾太尉的痛嚎声中。

    司景明出现在艾元明身旁,没人拦得住,像捏死一只恶臭的虫子,直接......拧断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老大夫们目睹艾小公子断气的全程,嚇得瘫在地上,腿直哆嗦,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艾夫人亲眼见到小儿子落的如此下场,发出凄厉的惨叫,拔出头上的簪子,就要冲过来与司景明拼命。

    理智尚存的艾太尉拦住她,咬紧牙关,“来人,把夫人带下去!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不小,刚好够门外的人听见。

    守在外面的家仆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反而进来了群身披铠甲的侍卫,封住唯一的出口,并控住在场的所有人,随后望向司景明。

    卫四唇色似血,禀告道:“艾府上下已全被控制。”

    艾太尉闻言,惊怒的神色瞬间变成了恐惧,指着他哆嗦道:“江阴王,你、你过界了,你简直是胡作非为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带下去,”司景明根本听不进他的废话,死死盯着床上的物件,墨色的眸底凝起了阴云,“一一审问,凡是碰了他的,全部处死。”

    还站着的,躺着的,无论清醒与否,都被卫四他们拖了下去,艾太尉是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他心知今晚在劫难逃,精神崩溃,再也撑不住了,瘫坐在地,嘴里喃喃:“恶鬼......你就是恶鬼!”

    看着仿佛玉面修罗般,周身散发寒意的司景明,恶从胆中起,“纵使我儿动了你的人,其他人也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艾太尉忽然讥笑了起来,“江阴王啊江阴王,我艾府上上下下一同送死,你呢?”

    “你如此张扬跋扈,滥杀无辜,终有一天,连个收尸的人也没有,何其惨淡!”

    诅咒声声入耳。

    司景明站立许久,几乎到艾太尉骤然生出的胆气,即将散去时,开口道:“你错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从前,他只会杀了口出恶言的人,但如今,他立马想起了那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,还有那双眼波闪闪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意我。”

    有的情感,无需言语,眼神的每一次碰撞,情不自禁露出的笑,和分离前欲语还休,心疼又不舍的眼神。

    所以才会放他走,让他去做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每当司景明生出桎梏的冲动时,只要看着那样的眼神,什么灰暗的念头都没了。

    像是黑暗中有一条散发着微弱星光的线,从他的身上开始延伸,在快要被吞没时,逐渐勾勒出一道星星点点的人影轮廓。

    命运抛弃他大半生,终于眷顾了他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刚审问几句,就得到了重要发现的卫四,忽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司景明撩起眼皮看他。

    卫四却反常的迟疑了,一脸被覆灭了世界观的表情。

    第二次看见卫四这副神态,上一次还是谈及英郡王异常的时候......

    天边挂着的几颗疏冷的星子,明明灭灭,像是预兆了什么。

    司景明脸上终于有了波动,“问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卫四默然道: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司景明继续看他。

    不知他们打什么哑语的艾太尉被带了下去,卫四跪下,沉声道:“艾元明随身伺候的小厮,一直守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放心,师公子没有受到侵犯,安全地逃出去了,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前两句,司景明绷得直直的脊背,终于松缓下来,然而他注意到,卫四话中的成为,很快又立直了,鼻尖的红痣像是有了光泽,变得殷红。

    “你叫他什么?”双目定定的落在卫四身上,鸦睫的阴影笼罩着他的双眼,让人看不清他确切的神情。

    卫四低头道:“师公子当着艾元明的面,亲口承认曾是周子朗的身份,周子朗的事迹属下略有耳闻,确实和庄河的情况一样,性格大变,一月后恢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种种事迹都指向一个不可能的事实——”

    “英郡王,就是师南。”

    气氛突然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卫四说完了这句话,就不敢抬眼看司景明,他揣摩不透王爷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震惊?还是愤怒。

    自从遇见师公子后,王爷不再寻死,但犯病的次数更多了,也不知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他只能暗暗警惕,防止王爷犯病。

    整个对话发生了不过几个呼吸时间,一切陷入了凝滞,所有的动作好像被放慢了。

    卫四看见司景明不似凡人的脸上,寒霜消退,终于有了丝人气儿。

    眨动的眼睫,翁动的唇,年轻的肌理光滑,还有缓缓弯起的唇。

    “阿南在我怀里离开时,说会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来了,来和我定下了新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卫四终于记起——江阴王,也不过是个刚刚二十的青年。

    正是晚来的,情窦初开时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从反派富二代开始崛起 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 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 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  兵甲狂潮  不朽神皇 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风华  摊牌了我就是隐形富豪  开局抓到一瓶成神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