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景明淡淡的一声问,让卫四的头颅埋得更低。

    “属下只是提出诡异的地方,世上古怪之事甚多,不见得就是神鬼一说。”

    孔国与周边国家,各种类型的话本子和神怪小说泛滥成灾,还有改变成戏本子四处唱戏的。

    但除了闺阁少女少男不知事时抱有幻想,真正的高位人士掌管无数消息渠道,自然知道,这世间根本就没有神鬼之物。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做大的类似势力,但都被朝廷派兵剿灭,最后发现只是有心人,假借神鬼之说敛财敛势力罢了,最后均被砍了头,并由官府立下公告,劝解百姓不要相信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以至于,就连刚能走路的小儿,都知道,若谁故意吓他有鬼,他定会鄙夷地看着你:“骗小孩儿呢?”

    好在被骗的“小孩”司景明没计较卫四的冒犯,一向什么都不在意的面上,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良久,昏暗的房间内传来他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神鬼?精怪?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亲眼看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还是那个不能控制的视角,还是那个“他”。

    师南第二次入了梦。

    第一次的梦境,他看着梦境的主人“他”认识了一个丑崽子,还被人狠狠地咬了一口,最后以“他”的一句话,作为梦境的结束语。

    “他”说:“你明日过来,我给你带点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师南依旧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看着自己附在那个白衣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“他”躺在床上,睡眼朦胧地半阖着眼,被一个面容模糊的老伯捏了捏鼻子,带着起床气滚了几圈,才不情不愿的起了床。

    老伯走后,梦境速度骤然加快,像是被时间被无限加速,无数场景碎片飞快的略过,师南睁大了眼,瞧得头晕眼花,依旧瞧不清中间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梦境戛然而止在那个老林子。

    “他”手上提着个小包裹,看了眼天气,进了愈加荒凉的老林子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师南顿了下。

    不是越发荒凉,而是林子的细节更加细致了。上回只能隐约瞧见大致的杂草、石子、树木,这回却能清晰地看见树木上的纹理,土里钻来钻去的小蚂蚁,风吹过杂草的真实的哗啦声。

    师南都有点毛骨悚然了,这真的只是个梦吗?

    “他”根本不知道还有个第三人在旁观,找到那块光滑的石板,坐了上去,四处打量一圈,像是在找上回那个丑崽子。

    没找到也不泄气,自顾自地拆开包裹,里面装了一瓶羊奶、两个大鸡腿、几块桂花糕。

    “他”嘟囔道:“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周围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“他”像是忘了自己说过的话,用怀里的帕子细细地擦干净手,放在一旁,随后拈起一只鸡腿,放在嘴边。

    油光滑亮的大鸡腿还热乎着,空气里顿时弥漫着诱人的肉香。

    “他”用那双白玉般的手,撕下来一小块,发出“滋啦”的声音,仰头,喂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——

    一道小小的黑影猛地从身后的杂草里窜了出来,也不知哪来的速度,“他”手上的鸡腿瞬间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师南看的津津有味,小崽子很厉害嘛。

    “他”转过身,不出意外,看到的是那天那个脏兮兮的小孩儿。

    上回冒着被咬出血的风险,好不容易擦净的小脸儿,刚过了一日,又变得黑黢黢的。

    此时正狼吞虎咽地撕咬着鸡腿,警惕的大眼恶狠狠地盯着他,仿佛只要谁敢抢夺鸡腿,就要和谁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很快,那只快抵得上小孩半个脸大的鸡腿,只剩下了骨头。

    小孩儿意犹未尽地舔了舔,最后珍惜地把骨头踹进了怀里,目光重新落到石板上的包袱。

    “他”没有打断崽子的进食,直到进食结束,才蹲了下来,提起另一只鸡腿,向目不转睛的崽子诱哄道:“小孩儿,到哥哥这儿来,全都给你哦。”

    小孩儿压根不理他,目光紧紧锁在那只鸡腿上。

    “他”往左边移,小孩儿的目光往左,“他”往右移,小孩儿的目光往右。

    看着小孩儿黢黑的脸上,唯一发亮的浑圆的眼珠子,在黑白分明的眼眶里,听话的左骨碌、右骨碌。

    共享视角的师南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心里知道不该这样想,但他这一刻发掘了小孩儿的萌点,不咬人时候的崽子,像极了一只哈着舌头的小奶狗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师南真的听见了笑声,惊得他还以为他能出声了,很快却反应过来,是“他”在笑。

    “他”的笑声很好听,师南见过了这么多人,声音最好听的男声就是司景明,然而“他”的声音,比司景明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“他”笑了好一阵,见小孩儿面上都露出了一丝羞怒之色,才勉强止了笑,哄道:“过来,哥哥不是坏人,你见过这么好看的坏人吗?”

    师南发誓,他看见小孩儿冲“他”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因为是同一个视角,四舍五入,就是对他翻了白眼。

    师南:嘿!丑崽子信不信我揍你。

    师南实在不是个以德报怨的,若是现实里的他遇见这种小孩儿,只怕东西一扔,头也不回就走了,若是咬疼了他,还得给对方以牙还牙咬回去。

    谁不是个奶猫咋的?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他就恨铁不成钢的看见,“他”丝毫不在意,甚至退了一步,无奈道:“行,我走开,你自己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”将鸡腿放进包裹里,真的就下了石板,退后了几步。

    师南心想,真是个大善人,和他完全不一样。他对司景明和霍斯年的照顾,是基于对方的无害,和自己的有余力。

    瞧,司景明这边莫名其妙变了性子,霍斯年那里又有些古怪,他就生了退让之心。

    初进梦时,他其实还大胆猜测过,“他”会不会是他?

    现在看来,完全不可能。

    师南这边想着,那边“他”退了几步后,小崽子当真露出了疑惑之色,像是在思考“他”说的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然而鸡腿子活生生躺在那里,香气扑鼻,金灿灿的,实在让人抵抗不住。

    小崽子咽了咽口水,发现“他”背着手,看着天看着地,就是不看他,一副随你怎么变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崽子略微蹲伏,像只野兽窝里长大的小兽,蓄足了力,突然扑了上去,吭哧吭哧吃了起来,手上脸上都沾满了油渍。

    “他”不往那儿看,还友好地提示:“吃慢点,不要噎着了,里面的羊奶还是热的,趁热喝。”

    小崽子显然听得懂人话,顿了一下,偷看了一眼站得远远的“他”,显然有了安全感,揭开羊奶的瓶子,试探着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初时,似乎被入口的淡淡腥味吓了一跳,再接着,后续的香甜口味在舌尖弥漫。

    小崽子眼里冒出了星星,又喝了一大口,才珍惜地盖上,也揣回了衣服里,像是个囤食的小仓鼠。

    这个小动作,让师南又被萌的心里一酥。

    只能不停的给自己洗脑——这就是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,一个梦中人物而已。

    小崽子很快的把本就分量不多的食物吃了个干净,石板上散着的桂花饼渣,充分证明了这是毁食灭迹的案发现场。

    “他”似乎觉得证明了自己的无害,火候差不多了,掸了掸衣袖,笑着走了上去,伸向那块仅剩的包袱皮。

    “看,哥哥不仅长得好看,也不会骗人吧——啊!”

    触及包袱皮的瞬间,小崽子眼中闪过一抹凶狠,距离太近,嗷呜一声扑过去,咬在“他”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师南几乎听见了嘎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师南:“......”哥们,你的愚蠢使师大人震惊。

    一个坑里扑爬两次了都。

    小崽子牙口利得很,跟着“他”抬起的手,吊在半空里晃荡,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最后,只听见“他”无奈的声音,“蠢小孩儿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字一出,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又来了,画面终止在小孩儿龇牙咧嘴的表情,随后又开始加速。

    画面极速晃过,却比之前的要慢一些。

    师南看见“他”每日带着食物,去老林子投喂爱咬人的狗崽子,到后面甚至带起了衣物,小鞋子,毛毯之类的东西,把崽子打扮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狗崽子也从一开始的排斥,时不时咬人,后来,能当着“他”的面吃东西了,到最后,勉强能让“他”撸上一把狗毛。

    狗崽子一日日的有了人样,干净莹白的小脸,整齐合身的小衣服,偶尔也会吐出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他”拉着小孩儿沾着油渍的手,手把手的,用随身带着的帕子,给他一点点擦干净指尖,问道:“小孩儿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声音好似春风拂过,熨平心底的一切不安与浮躁。

    半晌,小孩道:“我.....没有......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他”动作更温柔了些,“从来就没人取过吗?”

    梦醒之前,师南听见小孩儿稚嫩又严肃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娘亲......叫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波波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师南是直接给笑醒的,笑得浑身直抖,床帐都跟着抖动了起来,上面挂着的粉色铃铛叮铃铃作响。

    门外有席远的红颜知己路过,乍得听见里面有节奏的铃铛声,瘪了瘪嘴,心想到底是哪个小贱蹄子,居然占得先机,和席公子滚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听了一会儿不见停,咬着手绢愤愤地走了。

    屋内的师南笑了一会儿,好不容易停下,琢磨自个儿是不是压力太大了,怎么做个梦这么奇葩。

    还有续集呢。

    那狗崽儿最后说的名字,显然是他娘亲取的乳名,看狗崽儿一脸的严肃,想必对这个名字很看重,只当是正经的名字。

    还带着些许羞涩,与“他”分享。

    这么想来,师南又有点笑不出了,还蛮可怜的。

    又清醒了会儿,梦境过于真实的影响渐渐缓了过来,师南往房间另一边的榻上看了眼。

    席远一晚上没回来。

    好像从司景明来后,席远跟着出去,就不见了人影,也不知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师南晃了晃脑子,心道你还有心思琢磨别人,还不如担心自己怎么从江阴王手上活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了原身父亲的死因,师南有理由怀疑,那夜青衣男子后的一拨人,就是江阴王派来杀他的。

    还好有席远在,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江阴王......

    谁是江阴王的对手?

    师南左思右想,想起了一个人——护国大将军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从反派富二代开始崛起 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 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 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  兵甲狂潮  不朽神皇 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风华  摊牌了我就是隐形富豪  开局抓到一瓶成神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