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志虫 都市小说 掉马后兄弟们都对我下手了[穿越] 第22章 落日弓(抓虫)
    师南僵直当场,像是被一柄利剑贯穿,遍体森寒。

    他看见......传说中的杀神江阴王,面上戴着的银白色面具溅满了血迹,露出的眸子,冷冷朝他看来。

    师南从未见过这样一双冷清的眼,泯灭了人性,漫天神佛尽皆湮灭于其中。

    那抹微弱的熟悉感,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瞬间眼神的接触,又像是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好在那一眼只是意外,江阴王很快就被接二连三袭来的刺客吸引注意,挪开了视线,武器的碰撞声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师南心有余悸道:“不可能啊,软骨散怎么会不起作用......”

    “完了。”络腮胡在一旁看了很久,一直没说话,这一出声,师南才发现他被胡子遮掩下脸色极为难看,“看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络腮胡神色惨淡:“江阴王不亏是从战场上杀出来修罗人物,你的药不起作用,能够发挥全部实力的他,这么点人还奈何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被络腮胡点醒,师南朝人群看去,仔细观察半晌后,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忽视前赴后继扑上去的刺客,只看江阴王,就能看出他的游刃有余。他对杀戮的熟悉程度,简直像是普通人吃饭睡觉一样的轻易。

    身上的血迹,几乎都是别人的。

    两人彼此对视一眼,神色凄凄,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“吾将亡矣”的觉悟。

    就在师南开始琢磨,反正历练都失败了,自己动手是不是能够全程无痛时,身后的官道上又陆续冒出一群蒙面黑衣人。

    途径师南二人时,正中间一个有双狭长细眼的男子,视线直接落在两人方向,眼神阴晴不定道:“废物,这么点事都办不好。”

    手缓缓搭上了在腰间的刀柄上。

    师南正想着说话这么冲没被打过吗,就看见络腮胡眼里投射出恨意,拳头紧握,手背上鼓起了条条青筋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摸了下胸口位置的断指,络腮胡掩住仇恨,从躲藏的地方跳出来,低头恭敬道:“大人,取江阴王狗命要紧,请允许小人们戴罪立功。”

    师南恍然大悟,原来这就是刺杀江阴王的主事者,也是庄河的死劫来源之一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,跟上。”男子嗤笑,后退几步,示意两人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就这样,师南稀里糊涂的被络腮胡拉进了黑衣人群中,齐齐跑了起来,距离越跑越近,看着“同伴”们沉着脸拔刀冲向江阴王——

    师南一个激灵反应过来,他不会武功!

    江阴王还可能见过他这个曾经下毒的人的画像......

    他瞬间明白了那刺客头目的险恶用心,又拿他当靶子!

    络腮胡已经冲了进去,师南停下步子,立地怂了。

    混乱中,他犹豫片刻,电光火石的从最近的尸体脸上扒拉下一条蒙面巾,忍着恶心戴上,遮住自己这张城内墙上到处都贴着的“丑”脸。

    再加上穿着的黑色紧身衣,与其余刺客几乎分不出谁是谁来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江阴王的手下冲破火海,不声不响加入了战斗。

    场面越发的混乱,有的人杀的眼红,刀光剑影总有落偏的。师南不懂功夫,只仗着身形灵敏,勉强游离在战场边缘,稍不注意就会挨上一记。

    陷入缠斗中的江阴王一直分了丝注意力在他身上,见此微微皱眉,不动声色的向他的位置移动。不多时,就来到师南附近,状似无意替他挡下斜斜劈来的一刀。

    师南身陷刀光剑影,心扑通扑通快跳到了嗓子眼儿,早就分不清何时何方,见没躲过的一刀被人拦下,下意识想朝出手相助的小兄弟露个友善的笑,结果扭头发现旁边站的是江阴王。

    师南:“......”

    师南:“???”

    师南腿软了一下,心里咆哮:啊啊啊啊啊他来了!他是不是认出我了!!

    好在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,江阴王好像根本看不上他这个随手就能料理的小杂鱼,背对着他的黑眸深不见底,每一次动作,必带走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师南刚开始还很忐忑,后来发现没人能靠近江阴王的背后,反倒只有他敌军深入,一时间竟然最安全,不由生起了来自公猫的悲愤。

    师南:江阴王你他娘的是不是看不起我?

    但每当师南胆大包天生出点歹意时,总能看见江阴王全身上下跟长了眼睛似的,以让人眼花缭乱的招式抵挡住各方位的侵袭。

    师南那点猫胆瞬间熄火,算了,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。

    战斗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,师南悲伤的发现,己方站着的黑衣人越来越少,到最后只剩下他,络腮胡,还有那刺客头目。

    络腮胡愣了一下,显然没想到自己永远能苟到最后的天赋这么强。

    他空的那只手再次抚过胸口妻子的断指,深吸一口气,大喊着举刀朝浴血的江阴王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站着的就那么几个人,络腮胡一动,师南就注意到了。但他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,对江阴王偷偷扔了无数毒药也没用的废柴,只能悲伤地看着络腮胡,心想兄弟你先去,我随后就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见,江阴王顿了顿,刀柄反转,利落的将声势浩大的络腮胡敲晕。

    师南:“......”好狗运,兄弟我先去下面等你。

    他竟有点嫉妒。

    那刺客头目身旁已无一人,他毫无惧色,反倒揭下了面罩,露出张面白无须的脸。他道:“江阴王,你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半空中刀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啊啊......”他猛地捂住脖子,发出没有意义的字眼,指缝间不停往外冒着血,不一会儿,面带不甘的倒下。

    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竖起耳朵正要偷听的师南:“......”你怎么不按套路行动呢。

    不等师南产生什么情绪,男子倒地的刹那间,玄妙的感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——历练完成。

    师南像是挨了一记晴天霹雳,倏地看向江阴王的身影,和他染的血红的刀,生出疑惑。

    历练怎么就完成了?!

    刺客头目虽死,对他有杀意的江阴王还在啊!

    脑子里瞬间闪过了无数想法,紧接着,巨大的惊喜铺天盖地淹没了疑虑,师南后知后觉的想起,这意味着他离修成人形更近了一步!

    若不是场合不对,师南甚至想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卸下了重担,他感到由内到外的轻松,虽说他内心不断的自我麻痹和暗示,但他真真切切的怕历练失败,毕竟失败......很可能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死亡。

    然而师南愉悦的心情,仅仅保持了几个呼吸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的江阴王缓缓收刀,冷清的面具微侧,视线落在他身上,定住。

    随后......迈着无情的步伐,一步步朝他走来。

    收割几十条性命的刀斜着垂落在地,刀上的血迹蜿蜒着落下,滴滴点点,流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沾满不知名液体的靴子落地,流下一个又一个的红色脚印。

    好似地狱中的阎王爬上人间。

    师南紧身衣下的双腿颤栗,随着江阴王的走近往后退,直到背后的路被其余侍卫拦住,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他吞了口口水,被乱刀砍死......虽然他不会真的死,但很痛吧。

    偏偏那江阴王杀就杀吧,还故意营造紧张的气氛恐吓他,步步逼近,就是不动手。

    反正历练也过了,师南受不了了,决定有尊严的死去。

    于是他硬着脖子,故意激怒道:“别吓唬人,敢不敢来个痛快的?”

    声音一出口,师南就怄了。

    样子摆的挺壮烈,就是没出息带了点哭腔.......

    那江阴王指不定心里怎么嘲笑他。

    果然,听见这话,江阴王面具下的墨色眸子,带了丝笑。

    他似是失去了耐心,突然松手,吧嗒一声,刀落地。

    然后看了眼被污血弄脏的手,顿了顿,从胸口掏出一张帕子,认认真真的将手指一根根擦净,直到恢复干净。

    无人看见的面具下,江阴王苍白的脸颊泛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朋友......

    阿南,我会向你坦诚真正的我,不欺骗,不隐瞒。

    你可愿接受我?

    然后伸出那只干净修长的手,缓慢而坚定地搭上薄如蝉翼的面具,拇指扣在面具底部,微微用力——面具缓缓上移,露出线条流畅的一截下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远处山上,好不容易躲过城内的守卫,将巨大的落日弓带来的霍斯年主仆,终于找到了最佳视野,正巧看见江阴王几乎杀尽了刺客。

    霍斯年视力极好,没看见那张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阿南只是个毒师,不会亲身上阵。

    他将森寒的视线,落在与最后一个黑衣人对峙的江阴王身上,咧嘴露出嗜血的笑容,“拿来。”

    蛮奴将落日弓双手奉上,神情狂热。

    落日弓是他们国家最有名的神弓,被先王赏赐给了天赋异禀的小主子,只有他能完美的驾驭此弓,一如他的身份,尊贵至极。

    霍斯年胸口快速起伏,手臂却很稳,熟稔而缓慢的拉开落日弓,箭头调转方向,直指场内的江阴王。

    片刻,霍斯年皱了皱眉,放下弓。

    从他的方向看去,那个黑衣人恰好与江阴王的身影重叠。

    无妨。

    霍斯年搭上弓弦,重新拉满了弓。

    蓄力的过程里,霍斯年脑中闪过那人天真的笑容,柔嫩的后颈,还有......他从昏迷中醒来,紧紧搂住他的,带着甘菊清香的怀抱。

    从今以后,他将任我处置,霍斯年想。

    折辱他,对他下毒,杀了他,都是他应得的,谁叫他先招惹他。

    霍斯年眼中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迷恋,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势不可挡的长箭破空而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从反派富二代开始崛起 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 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 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  兵甲狂潮  不朽神皇 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风华  摊牌了我就是隐形富豪  开局抓到一瓶成神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