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吓着了?”师南夹了一颗花生米,隔空抛进了嘴里,见司景明他们一动不动,忍不住捧腹大笑:“景明,你的下人们也太胆小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空气中无形的气流重新流动起来。

    司景明收回审视的目光,“回去我让他们练练胆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开玩笑的。”师南没想到他当真了,连忙解释了一句,又觉得这样正经的小少爷有点可爱,自顾自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景明不好意思似的抿了下唇,将盛着花生米的碟子往师南那边推了推。

    就这样,船上又恢复了以师南为主导的愉快对话。

    仅隔着船底的水面下,一群黑衣人嘴里叼着芦苇杆,眼神在船上三人之间游移不定。

    黑衣人甲眼神示意:究竟谁是江阴王?

    黑衣人乙指了指师南:这个人相貌最跋扈,非他莫属。

    黑衣人丙摇头:虚虚实实,我看是后面那个扮做仆人的小子。

    黑衣人甲皱眉:这样说来,也可能伪装成了其他的下人。

    几人眼神争论半晌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在水面下的刺客争执不休的时候,毫无所知的三人还在聊天。

    司景明状似无意的问起:“阿南,你的院子只有一间正房,难道你和你的仆人,共睡一间?”

    霍斯年全程冷眼旁观亲密无间的两人,听见这一问,脸上飞快的划过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师南下意识想说他住柴房,然而话都到了嗓子眼,他迟钝的察觉到气氛怪怪的,于是话在喉咙间滚了一圈,再说出来却是:“是啊,总不能让他睡柴房。”

    他能说什么?难道说是的你没猜错,我就是冷酷无情让仆人睡柴房的恶人?这话一出口,只怕他会立马看见,善良的小少爷失望的眼神......

    师南不太能想象这一幕,光是想想,就能让他的慈父心受到巨大的创伤。

    背后几乎凝成实质的灼热视线,让师南不自在地动了动。

    不用回头,他都能猜到霍斯年鄙夷的眼神。

    师南心虚的不行,心里直念叨,等回去就让你搬出柴房还不成吗?

    他寻求安慰般的看向司景明,结果不仅没看见预料之中小少爷崇拜的眼神,司景明还将师南最爱吃的花生米挪走了,不咸不淡道:“阿南好兴致。”

    随后背着师南,冷冷的目光径直刺向霍斯年。

    师南:“......??”

    师南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,两人的对话似乎哪里不太对劲,然而不等他琢磨出个头绪来,底下的刺客们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水面渐渐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,如此轻微的动静,船上三人却几乎同时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下一刻,船身突然剧烈的摇晃起来,师南心里一跳,下意识抓住近在咫尺的司景明,勉力维持着平衡,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霍斯年本就是中毒之身,浑身乏力,又站在边上,一个没站稳,就仰面向后跌了下去。落水的瞬间,他朝师南的方向伸出手,叫喊:“主人!”

    师南回头正好看见这一幕,大惊:“霍斯年——”

    他松开司景明的手,扑了过去,却只来得及碰到霍斯年的指尖。

    再然后,霍斯年那张带着不甘,又含着些许师南看不懂的情绪的脸,就彻底消失在水中。

    师南呆呆地扒在船边上,心底泛起丝丝缕缕的苦意,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。

    他虽说已经生了灵智,与凡猫不一样,但是天性依旧使他畏惧水源,乘船尚且能接受,主动跳进水里,对他来说非常难。

    霍斯年......只是爱惜性命的他漫长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。

    说冷漠也好,绝情也罢,他的善意只能基于自身的安全。

    师大人本就是只自私的猫。

    然而越怕什么,什么越来,船身摇晃的更猛烈了,师南几乎以为水面下藏了个巨大的怪物,他惊慌失措地抓紧船檐,细白的手背骨节用力突起。

    当到了某个临界点时,船,终于翻了。

    落水的瞬间,师南背后伸出了一双有力的手,将他翻转过来,牢牢的禁锢在怀里。

    师南呛了几口水,勉强在水面睁开眼,就看见面前的司景明,长发如墨,散开在幽深的水里,像是吸人魂魄的妖魅。

    黝黑的眸子沉静地看着他,不知哪里来的力道,搂得他的腰生疼。

    被这样一双深不可测的眼注视,再加上紧贴的腰腹间传来的热度,师南莫名的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意识到司景明或许是不会水,才搂他搂得这么紧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让他害怕。

    师南水性不佳,带着一个人并不容易,他拍了拍司景明的手,示意他放松,然后拉着司景明的胳膊,就往水面上游去。

    就在师南好不容易挣扎着浮出水面,换了一口气时,水面下忽的出现两道黑影,手上持着泛毒的利器,当着司景明的面,直直刺向......师南!

    司景明平静无波地看了眼,抬手。

    师南刚深吸一口气,就被司景明缠住了脖子,平衡一破,半吊子的师南瞪大了眼,又被强行拖下了水面。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!”

    师南呛水呛得面目狰狞:放手啊崽儿!

    他手忙脚乱的试图拉开司景明的手。

    司景明左手将不老实的怀中人困住,微眯着眼,右手运功,一掌击飞师南背后袭击而来的刺客。

    师南双手被锁在怀中,情急之下,卷起长腿,死死地绞住动个不停,像是失魂了的司景明腰上,想要让他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司景明:“......”

    那袭击的刺客见司景明突然一顿,大喜,翻了个身,又朝这边攻击过来。

    司景明没了办法,又不能对怀中人用暴力,只能顺势捞起师南的大腿,接连几脚踢飞扑上来的刺客。

    刺客们倏地吐出一大口血。

    师南隐约间觉得水有点泛红,他顿了一下,想要扭头看看背后,又被脑后强硬的手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师南已经快崩溃了,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司景明,怕起水来,爆发出的力量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再不放手,两人都得死在这!

    师南心一狠,不再顾忌司景明,对准他的肩膀一口咬了下去——

    隔着布料印出一圈齿状血痕,司景明蹙眉,略作惩戒地拍了下怀中人绷得紧紧的臀。

    师南:“??”

    看着暂时失去行动力的刺客,和不远处游来的卫四等人,司景明敛去目中的杀意,放开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代表他意志的禁锢行为。

    师南敏感察觉到他的放松,心里一喜,晕头转向的拖着司景明往水面浮去。

    快要窒息的肺部涌进新鲜空气,死里逃生的师南简直快要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喵呜!

    老子活着出来了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从反派富二代开始崛起 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 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 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  兵甲狂潮  不朽神皇  我的七个姐姐绝色风华  摊牌了我就是隐形富豪  开局抓到一瓶成神液